研究生教育质量提升面临“内部”困局

时间:2020-02-01 07:44来源:院校资讯
多年来,宏观层面的体制变革与结构调整始终是我国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核心任务。在发展规模渐趋稳定,学位类型结构调整、培养机制改革以及学位授权点评估等宏观层面制度框架基本

  多年来,宏观层面的体制变革与结构调整始终是我国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核心任务。在发展规模渐趋稳定,学位类型结构调整、培养机制改革以及学位授权点评估等宏观层面制度框架基本成型之后,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提高进入到一个由外入内,自上而下的新阶段。笔者基于其团队进行的调查,指出当前高校等研究生培养单位内部存在的困局,认为在这一新阶段中,高校等研究生培养单位内部自我约束与自我激励机制的确立才是提升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根本,切中当下核心问题,很有意义。

  改革进入由外入内新阶段

  

  2014年3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建立与培养目标相适应的招生选拔制度鼓励特色发展,构建以研究生成长成才为中心的培养机制提升指导能力,健全以导师为第一责任人的责权机制改革评价机制,建立以培养单位为主体的质量保证体系。这标志着我国研究生教育发展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改革重点逐渐由外入内、自上而下。这同时也意味着: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作为质量提升与保障的责任主体,深入开展内部培养体制与机制的改革,围绕学术创新与经济社会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要求,推动人才培养质量与水平的提升,将成为我国各研究生培养单位的核心目标与任务。

  

  自2009年开始,我们承担了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议的《中国研究生教育发展报告》撰写工作。5年来,经过持续关注研究生院高校师生的态度和感受,积累了大量的调查数据。相关数据表明,我国研究生培养过程各个环节还存在诸多亟待去解决的问题。这当中有些问题固然与外部相对刻板的体制束缚有关,如在招生环节,2010年的调查显示:导师们对传统笔试考查方式的认同率不足50%,对目前所招收博士生素质满意的比例也仅为49%。为此赞同当前正在试点的申请考核选拔方式的比例达到了76%,并且70%的导师认为招生选拔放权于导师不会带来权力的滥用。但同时,大量的调查表明,研究生教育的更多问题其实还在培养单位内部,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提升,外部体制改革和质量监督只是条件,内部自我约束与自我激励机制的确立才是根本。没有内部的自主、自律与励志图新,外部条件永远无法转化为内部行动的动力。近些年来,我国高校在研究生教育质量提升上采取了一系列改革举措,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诸多现实问题提醒我们,研究生教育改革已进入由外入内自上而下的新阶段,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改革任务依旧任重道远。

  

  课程教学还存在薄弱环节

  

  调查显示,课程教学方面的不足是导致研究生教育质量问题的主要原因。

  

  2009年调查显示,相对于学术支持条件与导师指导等,博士研究生评价最低的是课程教学,其中主要问题是在课程内容的前沿性和教学方法上的不足。2011年的进一步调查则表明,在课程方案设计、课程设置、课堂氛围以及学生课后专业文献阅读等方面,师生反馈尽管存在一定差异,但各自的满意程度都不高。特别是在课程设置方面,认为各个学段间课程存在低水平重复的比例将近50%,对于普遍开设外语公共课的认可也仅仅达到一般水平。在教学方法上,问题更为突出。调查表明,研究生相对偏好课堂讲授与讨论相结合方式,对单纯讲授予以认可的比例仅为8%。但是,在现实中,认为目前课程主要采用讲授方式的比例近60%。更为尴尬的是2010年针对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调查发现,所学课程经常或较为经常采用讲授方式的比例竟高达90%。

  

  课程教学内容和方法的不尽如人意,与研究生素质能力表现间存在直接关联。调查结果表明,研究生认为当前课程教学最为忽视的能力培养包括三个方面:发现问题能力(56.5%)、解决问题的能力(42%)和研究方案的设计能力(49%)。对特殊群体即延迟毕业博士生的调查反映,导致他们无法正常毕业的最突出因素是自身的专业基础和科研能力,比例达到52%,该结论与我们2010年关于教师的调查结果惊人相似,在关于影响其学术成长众多因素中,个人学术训练不足排在首位,占39%。
 

编辑:院校资讯 本文来源:研究生教育质量提升面临“内部”困局

关键词: 院校资讯